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上海时时乐 > 飞铙 >

庆音法鼓中近400岁的銮驾哪来的?

发布时间:2019-06-16 04:56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街边流传的唱段、武术场里的功夫把式、生活中的礼仪习俗……它们有的传承了成百上千年,有的即将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为了留住这些宝贵的文化遗产,一些看似平凡的人,正做着不平凡的事。他们凭着坚守与信念,将古老的技艺与传统继承并发展,在如今这繁华的人世间,用古老的记忆绘制出不一样的城市画卷。本报即日起推出“城世绘”栏目,讲述他们的故事。

  随着时代的变迁,很多历史悠久的非遗项目正面临着被人遗忘的命运,天津最具特色的音乐形式“法鼓”也不例外。在如今这个流行音乐风行、娱乐形式多样化的年代里,我们这座城市中的新一代人与传统的法鼓已经渐行渐远。然而,即便面对如此困境,依旧有人坚守这项民间艺术,天津庆音法鼓传承人傅宝安便是其中之一。

  如今,在庆音法鼓的表演中,傅宝安专司鼓,被称为“鼓佬儿”。不要小看“鼓佬儿”这个角色,在法鼓表演中,只有技艺最精湛的人才能担此重任

  法鼓是天津人的独创,已有300余年的历史。它是一种集民间音乐、舞蹈、武术、美术、雕塑与民风、民俗为一体的综合性民间艺术,具有浓郁的民间文化特色。挂甲寺庆音法鼓銮驾老会是天津法鼓中极具特色的一道风景。

  傅宝安是土生土长的天津人,也是庆音法鼓的第八代传人。傅宝安说,他的人生是伴随着法鼓一路走到今天的。傅宝安只有两三岁的时候,他家和村委会只有一墙之隔,每当对面墙里“咚咚”的鼓点一响,奶奶就会抱着他去看,那声声鼓点也成为年幼的他听到的最动人的音乐。

  法鼓的表演道具主要有鼓、铙、钹、铛、铬子5种,受家庭的熏陶,4岁时傅宝安就在饭桌上学会了打击小铬子,10岁时已能“飞钹”,到了16岁,他已经对法鼓中的这5种打击乐器样样精通。傅宝安说,当年学习法鼓并没有人手把手教他,完全靠平时观察长辈们如何打,之后自己领悟。

  如今,在庆音法鼓的表演中,傅宝安专司鼓,被称为“鼓佬儿”。不要小看“鼓佬儿”这个角色,在法鼓表演中,只有技艺最精湛的人才能担此重任,因为鼓为五音之首,好比军队的司令,“鼓佬儿”必须熟悉所有的打击乐器,只有在咚咚的鼓点儿统领下,其他乐器才能按曲谱、词牌各司其职。

  庆音法鼓最大的亮点便是那近400岁高龄的“半副銮驾”,对于这“半副銮驾”,傅宝安解释,很多市民误以为它是被拆散的銮驾,其实不然,挂甲寺村受赐的仅有仪仗而无车辆、轿辇,所以才俗称“半副銮驾”

  旧时,法鼓常用于庆丰收、贺新年以及各种节庆、皇会、庙会的演出,每到节庆,整座城市法鼓声连绵不断,与各种花会、灯会交相辉映。在法鼓最繁盛的清末民初,仅城区就有上百个法鼓会,随着时代的变迁,如今只剩下挂甲寺庆音法鼓、杨家庄永音法鼓和刘园祥音法鼓这三道法鼓了。

  2008年,庆音法鼓被评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而庆音法鼓能流传到今天,和法鼓会成员们对法鼓的爱与几十年如一日的坚持分不开。二十多年来,傅宝安一直都是庆音法鼓会的组织者,他说:“老辈人对法鼓所用的乐器、銮驾像宝贝一样珍藏,平日不会轻易示人,这也影响了我,让我对法鼓特别珍视,也希望用这样的坚持,能让老辈人在法鼓上倾注的心血不要白费。”对于他和法鼓会的成员们来说,虽然曾经的村子已经被如今的高楼大厦取代,大家也因为城市改造而分居各处,但法鼓仿佛是一条线绳,将所有人的心紧紧拴在这门艺术上。

  庆音法鼓不仅具有表演艺术价值,更是难得的历史文物。庆音法鼓最大的亮点便是那近400岁高龄的“半副銮驾”。据傅宝安介绍,明代的挂甲寺村(原名大孙庄)每年要向皇宫进贡,用于后妃娘娘的日常挑费,称为“脂粉钱”。崇祯年间,全国大旱,海河两岸遭遇歉收,但村民纳贡分文不少,受到后妃娘娘褒赏,亲赐“半副銮驾”以示恩泽。从此,这“半副銮驾”落户挂甲寺村,至今已近400年。

  “銮驾”是古代帝王、后妃为彰显威仪所设的仪仗用具和出巡乘坐的车辆、轿辇。对于这“半副銮驾”,傅宝安解释,很多市民误以为它是被拆散的銮驾,其实不然,挂甲寺村受赐的仅有仪仗而无车辆、轿辇,所以才俗称“半副銮驾”,目前所存共有23种、46件,主要包括日月龙凤扇、九曲黄罗伞、金瓜、斧钺、轮、伞、盖等。这些物品虽然历经风雨,但表面鎏金、彩饰基本完好,其精细的做工尽显当年雍容华贵的气质。

  演出时,所有人的表情专注而凝重,在傅宝安铿锵的鼓点带动之下,打击乐器演奏的音乐声响起……最令人称绝的,是钹、铙演奏者舒展而高难度的舞蹈动作,让庆音法鼓有了更多激动人心的观赏性

  话说这“半副銮驾”扎根挂甲寺村后,逢年过节村民都要将其请出祭拜一番,以示敬仰和荣耀。清雍正九年(1731年)法鼓和銮驾组合,命名为挂甲寺庆音法鼓銮驾老会,这“半副銮驾”也就当之无愧地成了法鼓会的设摆仪仗。傅宝安和挂甲寺的几位老村民回忆,旧时庆音法鼓銮驾老会可谓天津众多法鼓会中耀眼的明星,整个法鼓队伍至少有300人,从挂甲寺一直走到估衣街,到了掌灯时分,鼓、铙、钹默契配合,鼓乐齐鸣,气势磅礴;銮驾内点燃灯烛,配上鼓乐,恢宏壮观,引来十里八乡的百姓争相观看。

  随着时代的变迁,庆音法鼓銮驾老会已经没有了当年的浩大声势,看着心爱的艺术走向衰落,傅宝安他们难免伤感。如今,庆音法鼓会的会员仅有不到40人,凭着多年对法鼓的感情,傅宝安和成员们每周利用晚上的时间练习两次,风雨无阻。演出时,所有人的表情专注而凝重,在傅宝安铿锵的鼓点带动之下,打击乐器演奏的音乐声响起……最令人称绝的,是钹、铙演奏者舒展而高难度的舞蹈动作,让庆音法鼓有了更多激动人心的观赏性。

  傅宝安说,庆音法鼓銮驾老会初为民间文法鼓,就是演奏者均坐着演奏,后来传入武法鼓,加入飞铙、飞钹等舞蹈动作,技艺代代相传,直到今天。

  如今,庆音法鼓咚咚的响声,承载着傅宝安这一代人的心愿,他希望庆音法鼓继续传承下去。这些年,他和会员们对庆音法鼓做了不少创新,比如在动作方面加入行钹、行铙动作——钹、铙两种乐器的演奏者边行走边舞蹈等。“我们还吸收了很多女会员参与,旧时女性是不能参加法鼓会的,现在时代不同了,只要是有利于庆音法鼓发展的事,我们都愿意做。”只要是喜爱法鼓的人,傅宝安都无偿传授技艺,他认为,只有这样才可以让庆音法鼓永远传承下去。

http://ibgservice.com/feinao/35.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