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上海时时乐 > 肺气压伤 >

章节目录 【番外】恶魔与修罗的狂想曲:的交响

发布时间:2019-07-01 01:56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从后堂重新前往岛后方,一路上并没有看到什么人。只有两拨受伤海盗,都被我躲了过去,失去了船只,这些海盗想逃都没机会。想了想,估计那个青年杀手应该是在我还没到后岛时候就已经遭遇了海盗头子,在一番交战后,他为了逃命而引爆了弹药库。巨大震动让海盗头子失去了目标,并受到了惊吓而选择先开小船返回主舰。在开着船过来支援吧

  “如果线;线;时间就不多了。”摸到后岛水域,我再次换上了潜水服,背上氧气瓶,借助潜水加速艇和干扰器,再一次潜入到了大海中。朝着海图所指方向前进。

  深夜大海很容易迷失方向,不过好在是海面上月光洒落让原本黑暗大海披上了银色外衣。几次浮出海面辨认方向后,大约半小时,我找到了海盗主船。那是一艘游轮改造船只,虽然依旧是白色,但是它顶端已经挂起了象征海盗黑色旗帜。甲板上也推上了几门重火力机枪。不知道这船上有没有导弹武装,要是有。。。我就线;人全杀光了,这可比抢金库更赚

  从水下缓缓摸到船边。我利用一根垂在船尾粗麻绳一步步登上了海盗船。相比岛上二百多人,这艘船上预计也就二三十人样子。在船侧弦挂着一艘小快艇,上面还有未干涸水渍,应该是海盗头子带人逃到这里时用,确定了船上敌人大致数量,我低身向着船舱潜去。或许是因为海盗们不曾想过会有人会从岛屿一路潜上主舰,又或许更森严把手在船舱,现如今在甲板敌人警惕性并不强。拿着匕首和消音手枪,我轻松。解决掉了甲板上六个敌人,我轻轻推开船舱钢铁大门。悄声迈步向里走去。

  狭窄船舱是最适合我战斗地方,走廊繁多,空间狭小,最主要。。安静。听声术能力在这里可以无限放大。窝在一处走廊,很快我就听到了皮鞋咄地脚步声和有力心跳。紫色sas匕首在手中轻转反握,待敌人走进瞬间,一抹寒芒便直刺对方喉咙。

  利刃入喉,猩红鲜血顺着匕首向外溅射而出。那个海盗甚至来不及呼喊就软软倒了下去。拉住他衣服,防止他倒地时发出声响。我将他拖到了一个无人房间中。继续向内深入,这个海盗船也有着游艇那样精致船舱和走廊。这让我不得不小心每一个走廊,指不定就会有人从一个走廊突然窜出来呢。这不,才走到第三个走廊,一个海盗就出现在我视野内,趁他还未反应,装了消声器手枪抬起就是两颗子弹送入了他大脑。血液喷溅,溅射到了另一侧房门,尸体倒地声音也引起了门另一侧海盗注意。

  猫身前行,我快步冲了上去,在对方撞开门瞬间我已经伸手撞开了他指向我微型冲锋。借助前冲力量将他带飞,并在他身上补了几枪,虽然成功将他放倒,却没有能阻止他朝着上方扣动扳机。

  一阵刺耳突突声打破了船舱宁静,下一刻,我精神开始高度集中起来,前行已经结束,接下来才是线;对擂

  从船舱再次往下走了一层,敌人开始不断地涌现,走廊另一端,两个端着3冲锋枪敌人映入眼帘,强大火力顷刻向我喷射而来,狭窄走廊根本无路可躲,还好旁边就是船舱一个房间窗户,猛然撞破玻璃,我直径翻进了房间里,在躲到一个沙发之后,敌人也从房间大门冲了进来。

  两声枪响,我从沙发底部打中了敌人脚腕,两人吃痛倒地,我子弹也在他们倒地瞬间没入他们胸膛。

  两人失去了呼吸,又有两名再次闯进屋里,躲在沙发后面,我也终于有机会从项链中拿出自己火力。两把uzi同时入手,连头都不用露,我就向着敌人扫了过去。没有三分钟敌人就躺了一地,鲜血铺满了房间门口附近地板。

  “这海盗头子还真舍得。”肃清了敌人,我从已经残破沙发后面抬起了头。确定暂时性安全后,我重新将装备整理好,并收取了敌人掉落都是钱,别浪费了。

  继续向前深入,此时我已经端起了重型火力。敌人剩余已经不多,但是剩下都已经是能够保护头目精英人士了,重火力压制尤为重要。

  迈步向前,最终,我在船舱尾部区域找到了海盗头子藏身之处。不过还没进门,里面就已经隔着房门向我打出了枪林弹雨。这迫使我不得不向后撤离。直至走廊末端拐角。

  子弹密集如雨,丝毫不见有反击空档,至少有三四个人在对着我扫射,而我能做只有缩在墙壁后面等待里面子弹停歇,毕竟子弹不可能是无限,唯一遗憾就是比较心疼这船,打漏了这么多地方,之后想要修复可就比较麻烦了。

  “里面朋友我们谈谈如何”我对着里面大吼,不过回答我依旧是丝毫不停歇子弹。

  “我退出去,你们停火,我们做笔交易关于那份地契交易”我在一侧向里面喊。或许是听到地契两个字,里面一个粗鲁声音即刻喊道停火。枪声也在几秒钟之后彻底熄灭。见状,我从项链中换出rpg,对着卧室大门就是一炮。这个时候已经顾不得船只损伤,干掉敌人才是最紧要选择。

  火箭弹袭来,里面保镖连大喊时间都没有就朝着一侧扑去,试图扑倒自己雇主。虽然他们职业操守很好,只不过在如此狭窄空间内,他们举动并不能起到很好作用。

  爆炸声响,船舱玻璃被炸得粉碎,黑色浓烟也逐渐从窗户飘出,星星点点火光开始弥漫在房间中。

  哧哧。。。很快,灭火器声音响起,看来里面还有未死净敌人。

  一颗震撼弹拉开拉环,我直接投进了房间,焖爆响起,里面灭火器声音戛然而止。房间内

  重新换回手枪,我向着房间内走去。此时在房间里已经不见枪声,有只是几个人重伤后呻吟。探头看去,房间里还活着有三个,一人西装打扮,此时正靠着墙,在他腰腹处插着一根木头,大概是爆炸时飞溅射进了他体内,一人身着粗犷外衣,留着满脸大胡子身上挂着不少金银首饰,在他胸膛有着大片血迹,大概是弹片插进了他胸口。一条小腿已经不见。此时正在地上不住地呻吟。还有一人躺在地上,试图重新捡起身旁枪,像是某个雇佣军。

  “现在我们可以谈谈了”面对里面两人,我嘴角微微上扬,这样装扮,应该就是海盗头子,以及三池某个干部了吧。

  “你。。是左倾走狗”那个三池干部一边咳血一边对我咒骂着。“你。。你这。。。”

  “抱歉,没心情听你废话”赏给了他一颗子弹,我跨步向着奄奄一息海盗头子走去。

  “现在我们可以谈谈了吗”我蹲下身子,看着还在咳血海盗头子。在他右手小指上,我看到了那枚目标戒指。

  “岛上放就是你所有财宝了吗这里还有吗”我将带在他手上戒指取下。

  “你这里有一块很有年头手表吗金属表带,金框黑色表盘,背面还写着.”

  “那你没用了。”举起枪,我对准海盗头子额头扣下了扳机。不论他是不是在说谎,现如今海盗船上敌人基本已经被我一网打尽,剩下就只是开船那些人了。拿到戒指,此次任务也算是基本完成,这艘船只是附加品,至于能不能带走,那就全看个人了。

  在拿到戒指后,我又花了大概半小时对船只进行扫荡,而那所谓暗格里面其实也只是一些现金和一小袋宝石而已,并没有太多东西。不过遗憾是,不论海盗身上,还是暗格内,我都没有发现那块表。

  将所有人全部干掉后,我开始收敛此次战利品。从登岛战到现在洗劫船只,总共收获了快艇六艘,大型船只一艘半损坏,杂牌枪械若干,金银珠宝无数,现金就算了。而此次最宝贵收获,莫过于待会儿要找那个年轻杀手兑换那份文件,要知道,虽然东西都是要上缴,但是如果文件从我手中交给政府,别说人情,估计政府还要倒贴很多东西给我才行。可以说这次任务让我赚是盆钵满盈。

  将尸体堆在一个小皮艇上,我顺着船舷走了下去。在从项链中放下一艘小船后,我将皮艇退离了大船,而大船也在下一秒从水中消失,溅起了巨大水花。当然这是被我收入了项链中。在完成这一切后,我迅速开动小船离开,因为最多十分钟,海底鲨鱼就会被浓重血腥味吸引,我必须尽快离开这片海域。

  架着小艇,我向着指定海域开去,距离规定时间还有不到一小时,我已然看到海平面尽头,淡淡阳光正在一点点将海颜色从深蓝渲染成金黄。

  小船在海上行驶,淡淡海风吹得人心旷神怡,平静海面虽有波光粼粼,却丝毫不见汹涌,昨夜凌晨杀戮仿佛不存在一般,丝毫不能玷污了这辽阔大海。

  没有半小时,我就来到了规定海域内,海面远处,借着冉冉升起日光,我看到了一艘小船正在海域上飘着。船上坐着一个青年男子,正是和我有着协议那个青年杀手,似乎是感受到了有别船只驶来,那个青年男子向我方向侧头看来,然后拿起了望眼镜观望了起来。而看到他举动后,我也是对着他轻轻挥了挥手。

  “你线;把海盗船给端了”看着我手上戒指,那个青年人有些惊讶道。

  “嗯。”我点点头。“不过很遗憾,排除被我炸飞可能性,我并没有在船上发现那块你需要表。”

  “没关系,这个情报本身就不是百分百准确,至于你说炸飞,那应该不太可能。”青年男子摇摇头道。“认识一下吧,我叫明月。”

  “流风。”说线;戒指递了过去,而这个叫做明月年轻人也没有拖沓,直接将文件丢给了我。

  “那么这次交易完成,我想之后我就要离开了。”明月把玩了一下手中戒指悠然道。

  “我任务只是找那块表而已。”明月摇了摇头。“既然情报有误,那么我就离开了,后续任务没有了我这个拖油瓶,相信你会更顺利。”明月语气虽然有些玩笑,但是这句线;背后意图很明显,他和我一样是属于孤狼。一个人任务早已成为习惯。身边突然多一个人,难免会有些不适应。

  “你情报网似乎很强大,能够让你精确找到文件存放地点,先别急着放弃,我们或许还有合作余地。”略作思索,我提议道。确实,有这么强大情报网,我们没理由就这么放过去。要知道每多一分情报,自己就有多一分准备机会,危险也才会因此而少去一分。

  “情报”明月一副了然模样。“呵,情报也会有出现漏洞时候,至少这次我就失败了。”明月摊了摊手。“我想我还是回去吧,家里还有人等着我。”

  就在我们谈话时,远处传来了一阵汽笛呜鸣,是那艘游轮。低头看了看时间,确实,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任务完成时间了。看着那冲天而起信号弹,我和明月心里都是微微放松。毕竟一夜战斗,二人都是有些疲惫。

  “先回去交任务吧,毕竟靠着你这艘小艇可是回不去。交接任务后,好好睡上一觉。待体力活恢复充足,你才有精力继续去寻找。也算是对这次任务了结,至少拿了第一阶段报酬在走。”微微摇头,我开口挽留了他一句,虽然不知道那块表对他来说有着什么样意义,但是舍弃了海岛上那么多财富,冒着生命危险却只为找一块表,可见其珍贵程度。

  “嗯。”平淡一句回应。明月便不再说话,不知道此时他在想着什么,而我也是闭口不言,只静静等待着游轮到来。

  七八分钟后,我们小船从后方登陆了游轮船舱。而在船舱中,一直保持秘密身份川香和美也终于现了身。见到从船上下来两人,川香和美并不觉得意外,反而觉得本该如此,明月还好,不过当她看到我递上来文件时,脸色明显变煞白。

  “恭,恭喜二位获得了本次任务权限。明月先生,流。。流风先生。”

  “文件我看过了。”将文件交给川香和美后,我冷冷吐了一句。话后,我明显看到了和美下意识向往后退一步,不过却坚持保持了身形没有移动。她畏惧了,或者说退缩了,借机,我继续开口“从今天起,我们两清了。”

  “当,当然,愿我们今后能够合作更愉快。”川香和美无奈苦笑,可事实确实要如此,右翼为了击垮他们,委派了大量人手和海盗勾结,劫了那艘运有秘密文件船只,为就是先从川香这边黑色势力入手,从内部瓦解他们合作关系。而川香一派却没有能及时阻止这次劫掠,无奈只能在除掉坂上臣前,设立这个任务。一方面是为了清理敌方势力,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夺回与瘦狼交好唯一物件。

  “再次感谢两位出手,请二位跟我移步贵宾厅,我们将在那里发布下一条任务。”川香和美微微鞠躬,并作出一个请姿势。

  “不了。”和美话音刚落,明月便开口道。“我放弃后面任务。”

  “这次试炼任务难度跟彩头根本不成正比,我想我们没有继续合作必要了。”明月摆摆手,我当然知道这蹩脚理由只是个借口,不过对于他这种退隐很久又突然出面杀手来说,当目标消失后,他一定会以最快速度退出任务,不论其他奖励是否足够吸引人。

  “把试炼报酬给我,我就离开了。你这样试炼,别告诉我好处都是自己在岛上拿”

  明月一句线;合作关系降到了冰点,很明显,明月情报网早已知晓试炼任务以及后续任务相关,而且试炼线;一干二净。相比情报不足和一心只为捞好处我,明月到来更加有针对性。他只是想找到那块手表而已。

  “好吧,请您随我秘书先回房休息,稍后我们会为您奉上这次报酬,二十万美金。”

  “嗯。”明月稍稍点头,从他那毫无波动表情来看,报酬数额他似乎并不怎么在乎。“走了。”冲着我简单招呼了一声,明月便跟着和美秘书两人一起离开了船舱。

  “没事,我一个人也可以。”并没有劝说明月留下,因为我知道那根本没有用。除了那块表,似乎没有什么值得他在注意了。“不过,报酬我要三倍。”

  “当然。”川香和美并没有因为我狮子大开口而不满。首先,这次需要以完成任务为优先,其次,现在川香和美因为地契事情已经是理亏,能够留住我为他们继续做事已经是万幸,第三,一人任务难度和两个人根本没法比。这相当于难度间接翻了两翻,再者说,金钱对于这些行政者来说只是一个可利用数字而已。所以川香并没有纠结太多我要求,反正钱最后也不是她一个人掏。“那么请您跟我来。”说罢,川香再次做了一个请姿势。

  跟着川香和美来到贵宾室,在得到了第一阶段报酬后,和美便拿出了一个牛皮纸袋,里面装满是关于右倾坂上臣信息。除了个人资料及近期活动外,还附带了两张照片,一张是正面正装照,一张是生活照。还有任务地点照片和一些相关信息。

  “流风先生,此次任务目标相信您已经有所了解,我就不做多余阐述了,我为您简单说明一下关于此次任务目地和已知情报。”川香和美坐在我身边用笔在情报文件上开始圈圈点点。“此次目地是坂上臣在东京神木县一栋别墅中,自从我侧浅草议员被杀害后,他就一直选择藏匿行踪,不过根据我方线;报告,最近几天坂上臣一直出入于这栋别墅。除了躲避我侧复仇外,顺便还要照顾他那个患了重病女儿。”

  “是,一种让他女儿即将面临永久瘫痪病。”川香和美点了点头。

  “这栋别墅有两层,加一个地下室。地下室是否有暗道我们暂时无法查明。只知道这栋别墅除了正门外还有两个出口,一个是后院小门,位于后院泳池正前方。还有一个是酒窖窖门,与地下室连通。别墅中央保护系统可以将所有窗子在五秒内完全封闭,窗子外层防护卷帘大约两厘米厚,只有火箭筒,穿甲弹等重型火力才有可能突破。所以这里我们推荐潜入。”顿了顿,川香和美继续道。

  “坂上臣这栋别墅常规警备就有约三十人,从别墅外一公里公路处就已经是坂上臣监视范围了,任何陌生可疑车辆,人物都会被排查认证。至于别墅方圆五十米都属于禁区,五步一岗十步一哨完全不算是过分说法,而且自这次他似乎还请动了一些灰色势力人来搅局,所以再加上那些雇佣兵和黑帮分子,这个别墅可以说是被围水泄不通。”

  对此,川香和美只能无奈摇头,他们情报网能够搜集到如此情报就已经是尽力了,后面只能由我自己去判断了。

  看着川香和美无奈眼神,微微叹气,“这个任务我先考虑考虑,半小时后给你答复。”

  “好。”见我表态,川香和美不在多言,站起身对我微微鞠躬行礼后便离开了房间。

  待人离开,我微微闭上了双眼,在短暂思考后重新睁开,将视线;文件中。情报虽然不多,但是却已足够,剩下时间除了要好好休息一番外,在游轮到达目地后,我还需要一些时间去实地勘测一下才行。打定主意,我拿起了坂上臣照片看了看,希望把他样子印在脑海,当然,还需要将另一张生活照同样记住。毕竟这里生活照是别墅后院样子,那是一栋白墙红瓦别墅,别墅后有一个私人泳池,照片里,坂上臣正坐在太阳椅旁边,帮他女儿涂防晒油,她女儿满脸苍白,却露着淡淡笑容看着自己父亲。女孩儿长得还算不错,只可惜她双腿却出现了与身体完全不匹配样子,极度消瘦,看来坂上臣女儿患上了某种怪病,导致双腿肌肉萎缩了。这样病痛已经不是钱可以解决了,看来坂上臣这么着急掌控权力,应该是想开放某种政策,让自己获得能够治好自己女儿渠道吧。从相片样子来看,这应该是他妻子拍下,因为正对着别墅落地窗,我还能从玻璃看到她妻子身影轮廓样子,在他妻子不远地方,还有两个保镖正背对着他们一家人,看来是坂上臣贴身保镖了。不过也好,这样一来这一家三口样子,还有平日贴身警备我算是都记下了。

  “。。嗯”正打算看其它文件,我视线;余光却瞥到了照片一角,那是照片右边,一张白色沙滩桌,位于坂上与保镖之间,在桌子上有着一个不大盒子,里面装着一块手表。因为只是窗子投影,所以看得不是很清楚,不过那金属表带和金框黑色表盘,却是实打实落在了我眼中。“嘶。。。不会这么巧吧”拿起照片,我仔细端详了一番,最后还是决定起身,走出了房间。

  “流风先生”见到我走出房间,一直在门外等候川香和美略显疑惑。他并不觉得我可以这么快想通,反而,如果放弃话倒是有可能。事实上,她已经有再一次被宰心理准备了。

  “诶是。。是在b206。”川香并不理解为什么我要这么问,却还是如实回答了我。越过川香,我直径向着明月房间走去。

  “稍等。”房间里面传来了明月声音。在他话音之后,我明显感觉身体有些发毛,那是被枪瞄准感觉。这小子在开门时候肯定是端着枪过来。

  “是我,流风。”门外,为了尽快摆脱这种令人不快感觉,我直接开口报了名。

  “嗯”听到我声音,明月发出了一声疑惑,那股毛躁感觉也很快离体而去。而明月房门也很快打开了一道小缝,明月正探着头向我看来。

  “如果你只是想来向我要情报。我可以用一个不错价格卖给你,但是让我参加任务就算了。”明月摇摇头,果断拒绝了我。

  “先别忙拒绝,我带了一件你可能感兴趣东西。你看了再决定。”说罢,我将照片交给了明月。

  “这是。。。”明月盯着照片许久,最终,他明白了我给他看照片涵义。

  “现在有兴趣了吗”我饶有兴致看着他表情变化。

  ps:因为不ing可tian抗jia力ban关系,所以明天更新不确定。。在这里稍作说明,若是明天发不了,这周内也会彻底把这份礼物发完。各位阅读愉快。

  手机上就是手机版哦!可躲进被窝里看有护眼和省电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动翻页,看书手不累喜欢请收藏加入书签.~

http://ibgservice.com/feiqiyashang/148.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